1 1 1

劳光荣——“贺田模式”的开创者20150508

发布时间:2015年05月11日 14:33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劳光荣——“贺田模式”的开创者20150508

时长:00:06:42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在浙江省龙游县南部山区,有一个远近闻名的贺田村,每天都有不少参观团来这里考察学习。这个小山村咋会有这么大的吸引力呢?来参观的人都说,那是因为他们村的书记劳光荣一手创造的“贺田模式”!

【标题】劳光荣——“贺田模式”的开创者

【解说】走进贺田村,映入眼帘的是一幅美丽的乡间生活画卷,平坦的村道、清澈的池塘、清新的空气、洁净的农家小院……很难想象,在20多年前,这里还是个脏乱穷的村庄。

【转场】

【解说】1993年,劳光荣当选村支书。当时,村集体没有一分钱,因为滥砍滥伐成风,5000多亩竹山几乎成了荒山。劳光荣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拟了一份村规:凡盗伐山林者,罚给1200个村民每人分一斤馒头。可这份村规能顶事吗?

【采访】浙江省龙游县贺田村党支部书记劳光荣:当时不到一个礼拜就出现偷砍毛竹的,第一个(人)把他拿下来,叫他把馒头分掉。结果连续分了五次馒头,以后就没有人再敢上山偷砍偷伐偷挖的。

【解说】村民们管理山林的积极性迅速高涨,一些外出打工的村民都回村搞起山林种植。不到3年,村民人均收入就增加了3000元!看着村里的经济一天一天好起来,劳光荣卯足了劲,把全部心思都用在工作上。

【解说】可天有不测风云,一直没时间照顾的妻子因肝病加重住进了医院。当时,正赶上乡里唯一通往外地的希望之路开工建设,贺田村村民因为占地补偿款的问题没解决,怎么也不让施工队开工。一头是需要陪护的病重的妻子,一头是牵涉全乡8000多人的民生工程,劳光荣急出了一头汗。

【采访】浙江省龙游县贺田村党支部书记劳光荣:那个时候真的是两难,我的妻子躺在病床上,病危通知单,挂着氧气,我说叫护士医生给我照顾一下,我回家处理事情,医生都说你是傻瓜。

【解说】劳光荣还是去了施工现场,协调解决了补偿问题,施工顺利进行。可当劳光荣匆匆赶回病房时,发现妻子双目紧闭……这场景着实吓了他一跳。

【采访】浙江省龙游县贺田村党支部书记劳光荣:我以为我老婆已经没了,那个时候我大哭,我跟我老婆说真的对不起,真的,有的事情非常难非常难。

【解说】妻子的病情每况愈下,为了照顾病妻,1998年,劳光荣辞去了村支书的工作。此后一年多时间里,村里有些工作搞上不去,矛盾纠纷也多了。在随后的村党支部换届中,征求群众意见时,全村600多名18岁以上的村民,500多位都写下了劳光荣的名字。捧着500多份老百姓沉甸甸的信任和重托,他再次走马上任。

【记者手记】这次上任,劳光荣的工作从管好“一袋垃圾”开始。刚开始村民不理解,嘲笑他是“垃圾书记”,劳光荣只是笑笑。没想到几年之后,这场“垃圾革命”让贺田村出了名。

【解说】村里先是用集体收入制作了有编号的垃圾袋,给垃圾贴上“身份证”,做到‘见袋知人’,然后分给每家每户,要求村民按照可回收、不可回收进行源头分类。贺田村就此掀起了“垃圾革命”。然而,刚开始进展并不顺利。

【采访】浙江省龙游县贺田村村委主任     曾连祥:就是骂,这个东西谁叫你搞的。

【采访】浙江省龙游县贺田村党支部书记劳光荣:(说)我们村干部是拿工资的,无聊,他们说他们家卫生不卫生干净不干净,不跟我们一起吃饭,不跟我们一起睡觉,与我们什么相干。

【解说】做事有股子韧劲的劳光荣并没有就此放弃,见村民照样乱扔垃圾,他就自己上村里捡垃圾。

【采访】浙江省龙游县贺田村委会委员     沈春祥:通过劳书记言传身教,我们跟在后面也觉得不好意思(不捡)。

【解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垃圾源头分类可追溯、减量处理再利用”的卫生保洁机制在村里慢慢形成,并被总结为“贺田模式”。2008年,劳光荣又将家家门前的露天茅厕拆除,建起了八处公厕。一切与脏乱差挂钩的景象,与这个村庄都不再沾边。

【采访】(村里有变化吗?)       那变化可多了,以前都是灰尘,现在你看看去,干干净净(都是)花花草草。

【采访】浙江省龙游县贺田村党支部书记劳光荣:人家是花钱买干净,我们是干净卖钱花。

【解说】低成本、可持续的“贺田模式”不仅让村庄变美,也渐渐显现出“效益”:今年前4个月,已经有1万多名外地群众来贺田参观、旅游,村里新开的五家农家乐,几乎每天顾客盈门。

【采访】游客屠淑梅:这么大的村庄,弄得这么干净,我觉得住在这里很舒服,肯定寿命都会长一点,弄得这么干净。

【解说】环境好了,劳光荣又带领大家发展红提、茶叶等生态产业,多种渠道增收致富,贺田村人均收入从20多年前的1000多元增加到现在的14000多元。贺田的精致与和美,处处渗透着劳光荣22年的付出与坚守。

【采访】浙江省龙游县贺田村党支部书记劳光荣:尽管我们(做的)这个是工作,也是一种职业,但我认为是党给我们的一种责任,对我们村庄、农户、村民有利有益的事,我们都有责任去把它做好。

 

责任编辑:dslm
留言评论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