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长征记忆——《长征路上女红军》20160909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09日 16:11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长征记忆——《长征路上女红军》20160909

时长:00:05:44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追寻长征记忆,弘扬长征精神。在中国国家博物馆里,收藏有一双防滑鞋。这是红四方面军一名女战士当年翻越雪山时穿过的,鞋子看起来不超过34码,鞋底还有自制的铆钉。长征时,3000多名女战士大都是不满20岁的青少年,有些还缠过小脚。那么,这些柔弱的女子是凭着怎样的意志,翻越那皑皑雪山的?

【解说】1935年底,红四方面军长征进入四川邛崃山区。此时一路追剿的国民党军队对红军围而不攻,等待时机。蒋介石断定,红军不会、也翻不过川康边界那一座座雪山。这些高大山系海拔都在4000米以上,终年积雪不化。回眸漫漫长征路,雪山并不是指哪座具体的山。据统计,长征过程中,红一方面军翻过了五座雪山,红二方面军翻过了十几座雪山,红四方面军则累计翻越了二十多座雪山。严酷的斗争环境下,红军官兵只能喝碗辣椒水或者含块姜片,基本是身着单衣单裤就开始上山。

【采访】中国国家博物馆副研究馆员 周彩玲:这个防滑钉鞋就是要把这个铆钉钉到这个鞋子里面去,如果走得时间长了以后,鞋钉就会松动,无论是垫上厚厚的一层布还是草和棉花,它很快就会把脚磨出血泡的。

【解说】在长征中,女战士们承担着宣传员、卫生员、担架员、给养员等各种工作。在很多老红军的记忆里,都有这样一群年轻女兵的身影。她们赤脚站在20厘米深的积雪中,打着竹板、唱着歌谣给战友们鼓劲;她们背着二三十斤的粮食、药箱和铁锅,行进在茫茫风雪中;有时,四个十几岁的女孩抬不动担架,她们就六个人一起抬。

【采访】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叶心瑜:吴吉清是毛泽东身边的(警卫员),他曾经问过贺子珍:贺大姐,我们男战士走长征都感觉特别特别地累,你们为什么不觉得累,还完成了长征?她(贺子珍)说我们有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坚定的信仰。

【解说】在长征中,女战士没有任何特殊待遇。到了宿营地如果能用热水泡泡脚,就是“奢侈”享受了。因此,脸盆成了女红军最为珍视的宝贝之一。

【采访】中国国家博物馆副研究馆员 周彩玲:不光是用来洗脸,泡脚,煮饭煮野菜,有时候没水喝就化雪水、化冰块,甚至女红军生孩子的时候,用它来接生,这功用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当时女红军把它们视为珍宝。当时因为山高路远,她们要走很多的路,许多装备都减了,但是好多女红军她们就不舍得把洗脸盆扔掉,还仍然背在身上。

【解说】恶劣的环境、行军的困顿、伤病的折磨,这是红军战士时刻面临的考验,然而,对于女红军而言,长征途中的分娩和孩子经受的苦难才是最大的煎熬。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的女儿贺捷生,出生17天,便在母亲的怀抱里开始了长征。

【采访】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叶心瑜:(长征路上)很艰难很艰难的。没有什么东西吃就没有奶,没有奶的话孩子就要哭。只要一听到哭声,赶快让孩子去吃她干瘪的乳房,贺捷生就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中走完了长征路。

【解说】经历过如此苦难的岁月,长大后,贺捷生却说:我算是长征中的幸运儿了。当年,为了行军方便,红九军团中央代表凯丰的妻子廖似光用一条毛巾包好婴儿,写明出生年月和母子分离的原因,把孩子放在草堆上,祈望好心人的收养;毛泽东的妻子贺子珍将女儿送给了荒村里的一个盲人老太太。很多战火中诞生的孩子夭折了,躺在某座不知名的山脚下,成为母亲心底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痕。

【采访】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叶心瑜:你说她心里多难过啊,亲生骨肉啊,但是为了革命,(为了)她们的信仰理想,为了革命她只好舍掉自己的亲生骨肉。

【解说】自古以来,人们喜欢用花来比喻女子的柔美婀娜,然而,该如何比喻这3000多名长征途中的女子呢?漫漫征途中,她们面临着一次次的告别乃至诀别,经受着一重又一重的苦难,她们就像那开遍山涧沟壑的无名小花,开得烂漫,开得顽强,她们用柔韧的双肩,撑起了中国革命的“半边天”,用青春与热血写就了一部属于她们的红色传奇。

责任编辑:dslm
留言评论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