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长征记忆——《吃剩的半截牛皮带》20160916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14日 17:28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长征记忆——《吃剩的半截牛皮带》20160916

时长:00:05:07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追寻长征记忆,弘扬长征精神。中国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的基本陈列中有一件特殊的文物。这是一截吃剩的牛皮带,皮带背面烫印着“长征记”三个字,它的捐赠者是原红四方面军老战士周广才。那么,这半截牛皮带的背后究竟有什么故事呢?

【解说】位于青藏高原和四川盆地连接处的松潘大草地,纵长约250公里,横宽约150公里,海拔3500米以上。夏天的时候,它是一条五彩斑斓、缀满鲜花的魔毯,一切能想象到的色彩都闪烁其中,看起来甜美而静谧。

【解说】81年前的那个夏季,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在指挥员杨成武的带领下,进入这片看似美丽的花海。尽管带上了一个老藏民作向导,也屡次被提醒草地里潜藏的危险,但瞬息万变的天气和一分钟内就把人吞没的沼泽,还是让这些身经百战的红军战士不寒而栗。

【采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 安莉:红军这几次过草地主要都是在夏天,这个时候积水泛滥,表面上看是草,实际上下面都是瘀泥。而且夏天雾气弥漫,不容易辨别方向,走着走着就很容易陷进去。

【解说】茫茫草地一望无垠,没有人烟,几乎没法筹措到粮食。过草地前,频繁的征战早已使战士们口粮紧缺。湿地里很难找到干燥的柴禾,战士们只能把青稞粒生着咀嚼下肚。

【采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 安莉:整个过草地几百里,少则四五天,有时候多了八九天,他们准备的粮食可能两三天就吃完了,所以说这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饥饿一直困扰着这些红军战士。

【采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教授 江英:不是有人回忆了嘛。过草地没有东西吃,这个部队第一批过草地的时候,他是看着(先遣部队)路标走过去,第二批过草地的时候看尸体,第三批人过草地的时候看到的是白骨。

【解说】饥寒交迫中,草地里生长的野菜、草根、蘑菇等,成了红军战士的主要食物来源。因为没有经验,战士们常常吃到有毒的野菜、蘑菇,轻则呕吐腹泻,重则中毒死亡。这种开黄花的小草本是有毒的。后来,战士们发现,经过反复烧煮后毒性可以减弱,食后没有生命危险,它也就成了战士们的充饥之物。

【解说】今天的人们很难想象,这些如今陈列在博物馆里的皮包、皮鼓等,当年也是红军战士的食物。这条皮带的主人——红四方面军战士周广才,他所在的班原来有14人,过草地前已减员到7人。跟随大部队进入草地没几天,周广才和6位同班战友的干粮就吃完了。此时,野菜、草根也已经很难找到了。

【采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 安莉:大家就商量(怎么办)。把皮枪带、鞋掌吃完之后,就想到大家每个人都有一条牛皮带,等那6位同志的皮带吃完之后,因为这个周广才最小,刚十四五岁,(决定)最后吃他的。

【解说】这条皮带是周广才缴获的战利品,一直是他的心爱之物。皮带下锅前,这个14岁的孩子忍不住痛哭了一场。当皮带被吃到一半时,他恳求战友留下了这剩下的部分。后来的征途中,那6位战友相继牺牲,只有周广才随红四方面军胜利到达延安。为了纪念这段艰苦的岁月和牺牲的战友,他在皮带的背面烫上了“长征记”三个字,一直珍藏在身边。1975年,周广才将这半截皮带捐赠给今天的中国国家博物馆。

【解说】据统计,长征途中,红一、二、四三个方面军有近20000人牺牲在广袤的草地中。在幸存者的回忆中,一位老战士对一个红小鬼最后的遗言是:“要记住革命!”无数沉重而又坚定的脚步继续前行着,那脚步声仿佛在告诉世人:“如果胜利不属于这样的队伍,还会属于谁呢……”

责任编辑:dslm
留言评论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