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长征记忆——《长征路上“红小鬼”》20160930

发布时间:2016年10月11日 11:19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长征记忆——《长征路上“红小鬼”》20160930

时长:00:04:29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追寻长征记忆,弘扬长征精神。这几张照片,是三个红军小战士在长征后的留影。在红军队伍中,有很多这样尚未成年就参加革命的孩子,被大家昵称为“红小鬼”。他们跟随红军部队一样行军打仗,一样爬雪山、过草地,在艰苦跋涉和战火淬炼中走向成熟。

【解说】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有一张川陕苏区布币。它是红四方面军小战士杨世才长征出发前留给母亲的。

19353月,红四方面军奉命撤离川陕革命根据地,开始长征。杨世才的母亲想到儿子此去山高路远,劝年幼的儿子跟她回家。但这个12岁的孩子却坚决地告诉母亲:我要跟着红军革命到底!

【采访】中国国家博物馆副研究馆员 何志文:他走的时候,就给母亲留了一张部队发给他的川陕革命根据地(的布币),三吊,让母亲在回家的路上作路费。

【解说】1950年,四川全境解放。杨世才在阔别15年之后,终于回到了故土——四川省内江市一个叫楠木寺的村子。母子相见,百感交集。母亲从茅屋的墙缝里取出一个竹筒,里面珍藏着的,正是儿子当年留给她的那张布币。

【解说】在长征途中,像杨世才这样的“红小鬼”不在少数。他们是英姿挺拔的小号手,是无畏风雪的宣传员,是兢兢业业的勤务兵、通讯员,还是炮火前线英勇的战斗员……

【采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教授 江英:中央红军有一个少共国际师,这是支少年儿童部队。(这个部队)建立的时候上万人,十四五岁的很多,平均年龄18岁。像红二十五军,独立的一支部队,这个部队战斗员超过18岁的都很少,都是打硬仗的。十三岁到十八岁之间,你想想看。

【解说】被尊称为“延安五老”之一的徐特立,曾经在《长征中的医院》一文中,专门描写过担任看护的“红小鬼”们:“每日到达宿营地,看护马上就把自己的包袱、干粮袋、雨伞,向地上一丢,飞跑的去找门板,找禾草,替伤病员开铺,恐怕慢了一点……”

【解说】这样一群机灵、敏捷又认真、勤快的孩子,让人过目难忘。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他的传世名作《西行漫记》中专门给这些小战士留下了一个单独的章节,就叫《红小鬼》。

【旁白】他是一个圆滚滚的胖孩子,长着一张娃娃脸,只有12岁。我问他为什么当红军,他回答说:“红军替穷人打仗,红军是抗日的,为什么不要当红军呢?”(节选自《西行漫记》)

【字幕】楚今白,绰号“山西娃娃”,埃德加斯诺拍摄。

【旁白】“很苦吧?”我试着问道。“不苦,不苦。有革命的地方就是好地方。”(节选自《西行漫记》)

【字幕】一个少先队员,姓名未知。埃德加斯诺拍摄。

【解说】最初,斯诺把这些穿着肥大衣服,时常还流着鼻涕的小战士,当作是“需要友情和安慰的流浪儿”,是“妈妈的小宝贝”,但几次对话之后,“红小鬼”们坚定如一的信念让他肃然起敬。

【采访】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教授 江英:(很多小战士)开始参军的时候,是(因为)家里没有东西吃,所以参加红军。但是到了部队里天天在进行教育:光我们家里有东西吃也不行,我们村里的人受苦的人都要有东西吃,普天下受苦受难的人都要得解放。这样信念就建立起来了。

【采访】中共中央党校教授 叶心瑜:“红小鬼”在革命熔炉里头,通过教育通过磨炼,他一定会成长起来的,成长为我们国家的栋梁。

【解说】斯诺在这篇《红小鬼》的结尾这样写道:我觉得,大人看到了他们,就往往会忘掉自己的悲观情绪,想到自己正是为这些少年的将来而战斗,就会感到鼓舞。在他们身上,寄托着中国的将来!

 

责任编辑:dslm
留言评论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