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岁月荣光——《一枚特殊的功勋章》20161125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5日 16:42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岁月荣光——《一枚特殊的功勋章》20161125

时长:00:06:27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复兴之路”的基本陈列中,收藏有一枚“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奖章的主人叫姚桐斌,中国航天材料事业的奠基人之一。他1968年去世,10年后被追认为烈士,17年后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特等奖,31年后被追授为“两弹一星功勋”。那么,姚桐斌为何让后人念念不忘?这枚珍贵的功勋奖章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解说】姚桐斌,江苏无锡人。1947年,25岁的他考取赴英公费留学,并获得伯明翰大学工业冶金学博士学位。1949年10月,新中国成立的消息传来,抑制不住内心激动的姚桐斌,与其他爱国留学生一起,向祖国发出了热情洋溢的贺电。

【采访】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 龚青:姚桐斌还组织并参加进步的“中国科学工作者协会英国分会”和“中国留英学生总会”的工作。在参加这些工作的过程中,他就通过编辑刊物和到英国各地演讲的方式,热情地宣传新中国的新气象和建设成就。正因为如此,他也被人们亲切地称为“红色信使”。

【解说】1956年9月,姚桐斌在瑞士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完成了思想上的一次飞跃。20世纪50年代,刚刚诞生的新中国百废待举,面对国际上严峻的核讹诈形势和军备竞赛的发展趋势,党中央作出发展“两弹一星”、突破国防尖端技术的战略决策。

祖国的前途牵动着每一位海外游子的心。从1950年到1957年,约有3000名留学生回到祖国。在后来荣获“两弹一星”功勋奖章的23位科学家中,有21位是归国学者。

【解说】1957年秋,姚桐斌回到阔别十年的祖国,来到国防部成立不久的第五研究院,负责筹建一个研究所。这就是今天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航天材料及工艺研究所的前身。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航天材料及工艺研究所原所长 王曼霞:火箭就是运载工具,就是这个弹头装的是卫星,那么发射的是卫星,如果这个弹头装的是核燃料和核爆炸物,或者是TNT炸药的话,那它就是导弹。

【解说】1958年1月,姚桐斌前来报到时,这里还是一个仅有12名大学生的航天材料组。除了桌椅板凳,唯一一台生物显微镜成了最珍贵的家当。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航天材料及工艺研究所原所长 王曼霞:开始我们睡的宿舍还是练兵的那种宿舍。一进去就是一排像炕似的(床),大家都是头向外,脚向墙,一个一个排着睡。那时候北京特别冷,所以大家冻得睡觉都得戴着帽子。

【解说】建国之初,中国的科技和经济基础都很薄弱,1960年,随着苏联单方面撕毁合同,撤走所有在华专家,很多科研工作陷入困境。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航天材料及工艺研究所原所长 王曼霞:那时候真是可怜,什么都没有,就是在苏联的那个资料(基础上),我们根据那个先是仿制。因为中国从来没有钛合金,但是这个东西在火箭上非常需要,钛合金是做气瓶,这个火箭上头要用很多气瓶。因为气瓶很多,减就很重要。

【解说】一个最简单的道理,结构越轻,就能飞得越高、越远。在一切基础几乎为零的情况下,姚桐斌带领研究所的同事们,立项研制重量轻、强度高的钛合金气瓶,取代当时使用的钢气瓶。这项研究成功后,每个气瓶可减少重量7公斤以上。火箭的最上一级每减轻1公斤,卫星的载荷便可以增加1公斤,其经济效益和科学效益可想而知。“做到今天,准备明天,想到后天”,这是姚桐斌常说的一句话。他认为,搞材料的,不能只考虑现有型号的材料,必须有前瞻性,搞好“预先”。据航天材料所后来的统计,几十年来,当年由姚桐斌主持立项的预先研究课题数百项,目前80%已用于各种型号的导弹和火箭。

【解说】1999年9月18日,姚桐斌被追授为“两弹一星功勋”。3个月后,他的夫人彭洁清把这枚功勋奖章捐赠给今天的中国国家博物馆,希望通过这枚奖章,让更多后来人了解到当年航天人无私奉献的创业历程。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航天材料及工艺研究所原所长 王曼霞:“两弹一星”精神是这一代人用这种精神奋斗出来的。那是真正从思想上为国家、为民族,为国家的富强,为我们再不受欺负,是用这种精神在工作的。

【现场】10、9、8、9、7、6……

【解说】2016年10月17日,长征二号F遥十一火箭,托举着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奔赴太空。回想航天科技半个世纪的发展,一枚枚腾空而起的国之重器,凝聚了多少人呕心沥血的付出。或许,他们的名字并不为我们所熟知,但共和国的史册上,将永远铭记这些默默奉献过的幕后英雄们。

责任编辑:dslm
留言评论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