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火药“雕刻”技师徐立平20170526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1日 10:26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火药“雕刻”技师徐立平20170526

时长:00:08:22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他每天与火药相伴,用刀具在火药上“雕刻”。在极其危险的航天固体动力燃料微整形岗位上,他一干就是30年,多次经历血与火的淬炼、生与死的考验。让我们来认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长、航天特级技师徐立平。

【解说】作为战略战术导弹和运载火箭的动力之源,固体燃料发动机的制造需要上千道复杂工序,其中最危险的工序之一,就是固体发动机燃料药面整形,被形象地称为“雕刻火药”。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技术难题,至今也无法完全用机器代替,很多时候只能手工对火药药面进行精细切削修整。徐立平就是这样天天与火药打交道的人。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长徐立平:它弹性很大,另外你们可以看这个表面,很粗糙。每一种它的韧性都不一样,所以说这就是我们的难点。

【解说】修整火药,极其危险。一旦发生燃烧,会产生几千摄氏度的高温,人几乎没有逃生机会。整形刀具碰到金属壳体,一旦产生微小的火星也可能引发燃烧甚至爆炸。唯有极致精准,才能让事业和生命都得以保障。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长徐立平:因为我们这个操作(过程)是不可逆的,就是说如果一旦把它挖多了,它就补不回来了,所以说一定要保证自己的技术技能要到位。

【解说】徐立平说,当初选择从事这个职业,很大程度是受到母亲的影响。徐立平的母亲温荣书,是中国航天固体火箭发动机生产基地装药整形车间最早的员工。上世纪60年代,响应国家三线建设的号召,徐立平的母亲和同事们一起,先后在四川、内蒙古几地辗转,最终来到了秦岭大山深处。

【采访】徐立平的母亲温荣书:我工作没多久吧,出事故了,(一个同事)整个两个手都烧了,耳朵也烧没了。

【转场+解说】不仅工友受伤,同在四院另一危险岗位工作的徐立平的弟弟也在一次事故中被大面积烧伤。尽管深知雕刻火药的危险,母亲还是支持性格稳健的徐立平到火药整形车间工作。

【采访】徐立平的母亲温荣书:就是讲“螺丝钉精神”,领导把你拧到哪里,你就要在哪里起作用,就是那样。他那个岗位正好需要他,那就在那个地方发挥作用吧。再说,危险的岗位,再危险的工作都得有人干。

【解说】要规避危险,唯有胆大心细,必须先练好手中这把刀。药面是否平整?一刀下去切多少?如今的徐立平仅凭双手触摸就能准确预测出需要切削部分的尺寸,切削下来的药都可以透光,跟宣纸一样。这些年,经过徐立平整形的产品,保持了100%的合格率。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员米志军:一刀铲下去,平整得像一张纸一样。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员韦琴:他就是用平尺去打,都没有一丝误差。

【解说】然而,在徐立平30年如一日的艰苦付出中,也有许多千钧一发的生死瞬间。

【转场+解说】1989年,我国重点战略发动机研制过程中,曾出现连续两台发动机试车失败,第三台发动机在试车前又发现固体火药中存在裂纹。为彻底查明原因,保证型号研制进度,在没有先进检测设备的情况下,只有挖开填注好的火药,才能查出具体问题所在。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长徐立平:躺在这个炸药堆里操作,人在里头操作是半躺着,用一个胳膊撑起来,另外一个手去挖。挖的时候难度特别大,因为动作非常地别扭。

【解说】狭小的空间,半躺半蹲在火药堆里,忍受着浓烈而刺鼻的味道,徐立平和同事用铜铲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抠挖。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长徐立平:不由自主就紧张起来了,能听见自己心跳。

【解说】如同蚂蚁搬家一样,历时两个多月,徐立平和同事们挖出了300多公斤炸药,成功地找到了故障原因。然而,经过这次长时间劳作,火药的毒性在徐立平身上发作了。他的双腿疼得几乎无法行走,上厕所也要两个人搀扶着。经过一段时间高强度的康复训练,徐立平回到了工作岗位,只是腿疼的病根从此落了下来。

【解说】由于国防建设需要,固体发动机使用燃料含能量越来越高。2005年,徐立平的班组接到一项紧急任务,要给一台已经装满推进剂的高能量发动机挖药。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长徐立平:这个难度很大,这个推进剂它的物理性能跟我们平常(见过的)不一样,很有弹性的一个产品。以我们过去挖药的那种方式,很难把这个药挖下来,挖断。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员韦琴:燃速更高,那它更容易燃烧、爆炸。使用一个特制的刀具在里面撬。撬,它的摩擦性更高,甚至有时候使力不当的话,它会碰到其他药面,这样它的危险性就比平常整形要高出很多倍。

【解说】徐立平毫不犹豫第一个钻进了发动机里,接连干了一个多月,最终通过挖药成功找出问题所在,保证了型号试验圆满成功。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员韦琴:因为它的味道十分难闻,闻多了之后人的头会疼。越到夏天,人的这种反应就会越严重。干下来之后,晚上抱着脑袋在床上打滚。

【采访】记者:干了一天晚上头疼得要命,第二天头疼,接着干?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长徐立平:接着干,那是必须的。

【采访】徐立平的妻子梁远珍:三叉神经一直就在疼,刚开始是靠止疼药,吃了一段时间把胃吃坏了,就又把止疼药停下了,他就强忍着。

【解说】30年始终与危险共舞,妻子常常半开玩笑地说:“为了我跟儿子,你也换到一个安全点的地方去。”每次徐立平的回答与母亲如出一辙:再危险的工作,总得有人去干。

【采访】徐立平的妻子梁远珍:像我现在都有一个毛病,就是不能听见突然那种炸响,就是沉闷的那种声音。一听见那种声音,我就赶紧跑到室外去,看那个烟是从哪出来的。

【现场】火箭发射倒计时

现场指挥:87654321,点火……

【解说】运载火箭、神舟飞船,导弹装备……30年来,徐立平整形过的我国航天固体发动机的数量极其可观。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徐立平以自己的坚守与奉献,诠释着祖国利益高于一切的坚定信念。

【采访】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四研究院7416厂整形组组长徐立平:它是能够体现咱们国家的这种综合实力,以及我们国家这种威慑力。我们把这些东西干好了,我们国家在外面说话的时候就会更有底气!

【字幕】20173月,徐立平被中央宣传部授予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责任编辑:dslm
留言评论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