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钟扬——一粒种子的初心与梦想20180511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1日 13:22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钟扬——一粒种子的初心与梦想20180511

时长:00:07:05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美丽而神秘的青藏高原,蕴藏着无尽的宝藏,吸引着无数人不懈探。这其中有一个人,他每年有100多天在青藏高原上跋涉,16年里行程超过50万公里;十几种高原反应,他样样经历过。他所做的工作也很特殊,那就是采集各种各样的植物种子。这一切都是为什么呢?让我们一起走近复旦大学教授钟扬。

【解说】这里是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作为世界三大种子库之一,中国西南野生生物种子资源库保存着近万种濒危、特有的种子。在干燥冷冻的环境下,这些种子可以保存几十年、上百年,默默等待重见天日、焕发生机的一天。种子库中的相当一部分,就是钟扬和他的团队在青藏高原采集的。它们寄托着钟扬的梦想,也是他留给未来的财富。

【采访】复旦大学教授 钟扬:我曾经有过许多梦想。     那些梦想都在遥远的地方,我独自远航,为了那些梦想。我坚信,一个基因,可以为一个国家带来希望,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

【解说】时间回溯到2000年,时任中科院某研究所副所长的钟扬转换轨道,到复旦大学,成为一名专职教师。一年后,他作为援藏人才第一次来西藏考察,就立刻被这里的自然生态和高原植物深深吸引,从此与西藏结下了不解之缘。

【解说】广袤的青藏高原上,有近6000种能结种子的高等植物物种,约占全国的18%,这其中有2000种是青藏高原特有的植物。这些年,由于气候变暖和环境破坏,一些植物物种正在消失。钟扬敏锐地察觉到,种子资源事关国家生态安全,甚至关乎人类的未来,因此,对种子的抢救性收集记录迫在眉睫。

【现场资料】钟扬《种子方舟》演讲:大概一百多年以后,假设大家发现有一种植物有抗癌作用,假设一百多年以后还有癌症,大家后来又查出说发现这个植物在西藏已经没有了,但是一百多年前有个姓钟的教授好像采过了,最后种起来以后只有50粒能结种子,但是那个植物不就恢复了吗?

【解说】在高海拔缺氧地区,采集野生种子的工作异常艰辛。16年里,从藏北高原到藏南谷地,从阿里无人区到雅鲁藏布江边,钟扬和他的学生忍受着高原反应和颠簸劳累,采样足迹遍布西藏最偏僻、最荒芜、最艰苦的地区。

【采访】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学生 藏族 边珍:他身上一个魅力,就是有些东西你可能不太想要坚持的时候,你会看到他是第一个坚持下去的人。

【现场】有学生中途晕倒

钟扬:那我们先扶她离开这个地方,到处都是过敏的东西。

【采访】钟扬:高原反应差不多有十七种,每一次我都有那么一两种。我们也不能因为高原反应我们就怕了是吧?科学研究嘛,本身就是对人类的挑战。

【解说】克服种种困难,钟扬和他的团队花了整整3年,将全世界仅存的3万多棵国家一级保护植物——西藏巨柏逐一登记在册,建立起保护“数据库”。而他所采集的高原香柏已经提取出抗癌成分,并得到国际权威机构认证。

【解说】经过艰辛努力,钟扬在青藏高原海拔4150米的无人区寻获了有“植物界小白鼠”称号的拟南芥。这种古老的生物已经在青藏高原生长了十万年。

【同期】钟扬: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寻找拟南芥,并且找到了各种各样的拟南芥。如果西藏有的话,它是不是西藏(地层)隆起的证据呢?

【解说】十六年的时间里,钟扬和他的团队行程超过50万公里,采集了1000多种藏区植物、4000多万颗种子。植物的种子固然宝贵,然而在钟扬心中,学生才是对民族未来最宝贵的种子。为开发利用好青藏高原这个巨大的种质资源库,作为西藏大学兼职教授的钟扬提出,要培养一批留得下、用得上的西藏本地生物学人才。

【采访】钟扬:这片神奇的土地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位生物学家,更需要一位教育工作者,将科学研究的种子播撒在藏族学生的心中。

【解说】几年来,钟扬带领西藏大学生态学科入选了国家“双一流”建设名单,填补了西藏高等教育的一系列空白。

【解说】16年间,长期的高原生活和高工作强度,也在透支着钟扬的身体健康。他出现了心脏肥大、血管脆弱等多种病症,痛风发作的时候,他只能拄着拐杖上山。

【字幕+音乐】2017925日,内蒙古。钟扬因车祸倒在了给少数民族干部讲课的路上。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53岁。

【解说】钟扬走后,留下了一对尚未成年的双胞胎。妻子整理遗物时,发现他们最近的一张全家福,竟然是12年前拍的。

【采访】钟扬的妻子 张晓艳:回首33年,从与他的相识相爱直到今天有太多太多美好的回忆。我依然感到他并没有远去。

【解说】钟扬走后,他的亲属决定,捐出他车祸的全部赔偿金——138万元,用于支持西部少数民族地区的人才培养。他把生命献给了种子,而他自己也像种子一样,在西藏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播种着希望和未来。

【同期】钟扬:任何生命都有其结束的一天,而我们采集的种子,也许会在几百年后的某一天,生根、发芽。到那时不知会完成多少人的梦想。不是杰出者才做梦,而是善梦者才杰出。我是钟扬,一名工作在青藏高原的生物学家,一名来自上海的援藏教师。

【字幕】20180329日,中央宣传部追授钟扬“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责任编辑:dslm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