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樊锦诗——“数字敦煌”让艺术长青20190322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26日 14:45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樊锦诗——“数字敦煌”让艺术长青20190322

时长:00:07:31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敦煌莫高窟位于古丝绸之路的咽喉之地,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古典文化艺术宝库。为保护好这颗大漠明珠,“敦煌的女儿”樊锦诗扎根大漠半个多世纪,利用数字技术将敦煌石窟带入一个全新的时代。

【字幕】甘肃敦煌莫高窟

【解说】从前秦到宋元,历经千年的营造,这里成为世界佛教艺术殿堂。一个多世纪前,因为一次偶然的发现,这座艺术宝库遭受了空前的浩劫。2014910日,历经沧桑的莫高窟迎来了新的发展时代,一项现代科学技术改变了它的命运。洞窟里的佛像、壁画,通过数字技术完美展现在全世界面前,实现了永久保存。为了实现“数字敦煌”的梦想,年过八旬的樊锦诗已经苦苦探索了半个多世纪。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所谓“数字敦煌”就是说所有的洞、所有的壁画、文物、彩塑,通通用数字把它存起来,永久保存。

【解说】莫高窟位于敦煌城东南25公里处的崖壁上,其博大的文化遗存对研究当时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1944年,从法国学成归来的常书鸿等人发起成立敦煌艺术研究所,开启了中国人对莫高窟的自主保护研究工作。

【解说】1963年,北京大学毕业后,25岁的樊锦诗怀着保护祖国文化遗产的信念,千里迢迢来到敦煌。初到这里,恶劣的生活环境也曾让这个上海姑娘难以适应。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没有电灯,没有自来水。那个水喝多了肚子是胀的。我住的那个房子天花板是芦苇秆搭起来的。

【解说】年轻的樊锦诗每天沉浸在洞窟里反复地观察、研究,创造性完成了莫高窟北朝、隋以及唐代早期的分期断代工作。1984年,敦煌文物研究所更名为敦煌研究院。为了建立敦煌的科学档案,樊锦诗开始翻阅大量当年外国考古学家拍摄的历史照片。然而,这一翻让樊锦诗有了重大发现。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70年前,法国伯希和拍的敦煌石窟,这个壁画怎么跟我们这个同样的洞窟的现状就不一样?怎么不一样了呢?变模糊了、少了。

【解说】以217号洞窟为例,70年前的照片中,人和蛇线条生动而清晰,然而70年后,鲜艳而饱满的颜色已不见踪迹。现实让樊锦诗感到了深深的不安。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敦煌保存到现在,最古老的洞窟已经1652年了,它已经是非常衰弱的一个“老人”。

【解说】樊锦诗深深感到,对莫高窟的抢救性保护,已经刻不容缓。她一边筹集资金和人手,一边亲自带领团队给莫高窟的每一个洞窟绘制平剖面图、病害示意图,并组织施工。然而,一个洞窟修复后,不到两天,洞口又被吹来的风沙盖住。文物的救护速度,似乎远远赶不上风沙带来的摧残。樊锦诗尝试动手为这些壁画留存档案,然而并不顺利。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这个(常规拍摄的)照片不行,底版要变(型变色)。那我后来就采取录像,     录录录发现,它要消磁。我说,这就坏了。

【解说】上世纪80年代末,在一次与北京朋友会面中,朋友不经意间的一句话,让樊锦诗眼前一亮。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朋友)说我带你去看看电脑。图象,只要数字化以后存在电脑里,它可以永远不变。

【解说】电脑的出现解决了数据存储的问题,然而,前期怎样拍出高保真的影像呢?常规相机拍出的洞顶照片会有变形,而且清晰度也远远不够。樊锦诗和团队用了10年时间,尝试解决科学档案的保真问题。

【解说】1998年,樊锦诗出任敦煌研究院院长。也是这一年,国家推出长假制度,莫高窟游客数量暴涨。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洞窟压力越来越大。人要呼吸嘛,二氧化碳、湿气、热度都变了。这些问题使原来有病的洞病害加速发展。

【解说】2003年,樊锦诗向国家申请建立敦煌数字中心,开始与国内外研究机构和科技企业合作,探索用数字技术实现敦煌影像的科学建档。经过反复试验,2011年,一款十亿级像素相机研发成功,终于把过去在复杂洞窟环境无法实现的全息拍摄变成了可能。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这个数字化好啊。它能原汁原味地保存,这才叫保存好。

【解说】又经过5年的艰苦努力,一部完整的敦煌石窟数字档案成功建立。“数字敦煌”项目分两部分:第一部分是依据莫高窟形成的背景制作成20分钟的科普电影;第二部分是把洞窟通过数字高清技术拍摄成球幕电影。

【解说】20164月,“数字敦煌”网站上线,30个经典洞窟、4400多平方米壁画的高清数字化内容向全球发布。这项工程把敦煌石窟的保护和利用完美结合,不仅让热爱敦煌石窟艺术的游客呈现几何级数的增长,也促使敦煌研究院发展成为世界敦煌学当之无愧的研究中心。这一切巨大成就的背后,饱含着樊锦诗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的使命与担当。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如果我这一辈子还真的干了一点事,没有虚度年华,那么我觉得这一辈子好像也还值。

【字幕】20181218日,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樊锦诗“改革先锋”称号。

责任编辑:dslm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