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田双印:搏浪黄河的“水文侦察兵”20190614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24日 15:21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田双印:搏浪黄河的“水文侦察兵”20190614

时长:00:06:00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就黄河保护治理作出重要指示。水文测量是保护和治理黄河最基础的工作,在5464公里的黄河上,有137座水文站,其中唯一一座建在悬崖上的水文站,就是龙门水文站。今天让我们来认识一位在这段黄河上坚守了33年的“水文侦察兵”——田双印。

【解说】龙门水文站位于晋陕大峡谷的南端,鲤鱼跃龙门的传说就发生在这里。

【现场】黄河龙门水文站站长田双印:这叫横式采样器,它主要是采集里面的含沙量(数据)。

【解说】作为国家一类水文站和黄河上仅有的五个洪水编号站之一,龙门水文站承担着雨量、水位、流量、泥沙、冰情、水质监测等多种监报任务。田双印已经在这段黄河上工作了33年。

【现场】索道吊厢里,前往河中心作业

田双印:1986年,这个吊厢已经在运行了。运行到那边的话,大概有六到七分钟。

【转场+解说】运行了几十年的老吊厢把田双印带回到过去。1986年,17岁的田双印成为一名黄河水文工人。他的父亲也是一位老水文人,但在田双印童年的记忆里,父亲却十分陌生。

【采访】黄河龙门水文站站长田双印:(父亲)一年就回两次家,一般春节呀或者秋收芒种的时候,大概就是七到十天的样子。(小时候)没有对父亲产生过什么好感。

【解说】田双印说,当年选择水文工作,他憋着一股劲,要证明给父亲看,他要做一个和父亲不一样的人。

【采访】黄河龙门水文站站长田双印:(就是想)在同样的工作岗位上(证明),我是否能做到既做好现有工作,而且也能兼顾家里这种愿望。

【解说】当真正成为一名水文工作者,田双印慢慢发现,他已经陷入了父亲的人生循环,一年难得回几次家。

【解说】这天,黄河峡谷刮起了6级以上的大风。按照规定,吊厢工作可以暂停,但伏汛将至,龙门水文站提供的水位、流速、含沙量等水文数据,对黄河沿线的防汛部署,水库调度至关重要。田双印和同事没有犹豫,一起上了吊厢。

【现场】田双印:大家注意,铅鱼快过来了,过来了,过来了。

田双印同事:慢点,慢点,慢点,快碰上了。

田双印:铅鱼别出水,铅鱼不要出水。拖水运行。

田双印同事:差点碰上,差一点。我的天呀。

【解说】此时,在“穿河风”的作用下,吊厢剧烈晃动,重达750公斤的测量铅鱼出水时,稍不留神,就可能与载人吊厢发生碰撞。

【采访】黄河龙门水文站职工薛刚:很恐怖。如果真是冲击力非常大的话,大缆被撞断的话,那么这一吊厢的人,可以说就没有生还的希望了,你就随着它就入水了。

【解说】几十年来,在龙门水文站,已经有5名水文监测人员因公殉职。但田双印说,再苦再累再危险的工作,总得有人去干。

【现场】田双印的同事:铅距180。到了我们跟你通信。

田双印:好的,好的,放心。

【采访】黄河龙门水文站站长田双印:在不了解的人眼里,这里是现代版的一个世外桃源,真正对这个地方比较了解的话,都称这个地方叫鬼见愁。

【解说】龙门水文站周围,方圆四十里内再无人烟。在这个悬崖下的“孤岛”上,一旦因为恶劣天气索道交通中断,水文站就彻底与外界隔绝了。田双印曾经和十几个同事一起,靠着一颗白菜过了一个春节。

【采访】黄河龙门水文站站长田双印:就是一套吊厢设备坏了以后,都没什么办法出去买菜。最后,包个饺子,馅里面只有白菜,没有别的东西。

【解说】除了工作的辛劳、环境的艰苦,常年守在这个悬崖边的孤岛上,最折磨人的是挥之不去的孤独。田双印的宿舍里,有解闷时吹的笛子,有写写画画的笔记本,有密密麻麻的水文检测数据,却唯独没有家人的照片。

【采访】黄河龙门水文站站长田双印:每次回家都是很短的时间。在这里摆放一个(家人照片),徒增一份伤感。

【解说】去年清明时,田双印回老家扫墓,却意外在一个箱子里找到了父亲生前的一本日记。

【采访】黄河龙门水文站站长田双印:(父亲说)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是锻炼人,越是要看到光明和光荣。这句话也一直在陪伴着我和激励着我。

【解说】新中国成立以来,在几代水文工作者的坚守下,在亿万沿线干部群众的努力下,黄河下游70年未发生改道,连续19年没有断流,黄河的泥沙含量也正逐年减少。这是一组让田双印倍感欣慰和自豪的数据。

【采访】时任黄河龙门水文站站长田双印:我们是一群跳过龙门的鲤鱼,沿河逆流而上。但是在我的心里,我们只是守在龙门峡谷的守门人,把脉江河苦亦乐。

【字幕】前不久,田双印因突发脑溢血,手术后调离水文监测一线。近年来,田双印先后获得“全国先进工作者”“黄河劳模”等荣誉称号。

责任编辑:dslm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