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黄晖:南海“种”珊瑚20190830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6日 16:23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黄晖:南海“种”珊瑚20190830

时长:00:06:01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关爱海洋,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在浩瀚的南海,有这样一群年轻人,多年来,他们执着地在海底世界“植树造林”,五彩斑斓的珊瑚再现于越来越多的海域,美不胜收。今天,让我们来认识这支队伍的领头人、“珊瑚妈妈”黄晖。

【现场】南海西沙群岛,黄晖潜水

【采访】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员 黄晖:这是我第一次到西沙群岛,到永兴岛去潜水。怎么说呢,叫惊艳吧。珊瑚的覆盖率非常地高,其它的海洋生物也非常地多,     到现在为止,我都能够回想起来那个画面。

【解说】沉寂在海洋深处的珊瑚礁是地球上生物种类最丰富的典型生态系统之一,被誉为海洋中的“热带雨林”。放眼世界,珊瑚礁用不到海底2‰的覆盖面积,为近30%的海洋生物提供了生活家园。然而,近几十年来,由于全球气候变暖、海洋污染和人类盗采等因素,珊瑚礁一直在不断衰退,海洋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采访】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员 黄晖:整个全球的状况都是不理想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叫活的造礁石珊瑚的覆盖率,基本上全球以前是30%50%,现在基本上到处都只到10%15%了,它们最主要的原因是全球变暖。

【转场+解说】1996,黄晖从南海海洋研究所海洋生物学专业硕士毕业。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结识了我国著名的珊瑚分类与珊瑚礁生态学家邹仁林。在与邹老的交往中,黄晖深入了解到珊瑚世界的博大和我国珊瑚生态面临的困境。那时的珊瑚学还是个冷门学科,黄晖却决心以此作为自己的博士研究方向。

【采访】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员 黄晖:老师还跟我讲过,就是要专注。比方我是做这个方向,你就做这个方向。

【解说】几年时间里,黄晖的足迹遍布福建、广东沿海和南海深处的西沙、南沙等地,摸清了我国珊瑚礁的现状。面对全球范围的珊瑚礁退化,黄晖大胆提出“封海育珊瑚、植珊瑚造礁”的宏大梦想。2009,黄晖带领科研团队,开始探索珊瑚繁殖和珊瑚礁修复技术,她也成为我国第一位从事海底珊瑚修复工作的女科学家。

【现场】海上航行,赶赴珊瑚种植海域

黄晖:赵述岛。

记者:哪个方向?

黄晖:应该是后边吧。

【解说】赵述岛周边海水清澈,光照充足,水温常年在2228摄氏度间浮动,是珊瑚生长的理想海域。今天,黄晖和她的团队选择在这里“种”珊瑚。

从切管、钻孔、穿线到最后组装,做成一个简易的珊瑚树需要七道工序。黄晖和同事们将在这片海底,为珊瑚虫提供一个人造的“家”,让它们繁衍、壮大。

【现场】海底固定珊瑚树,钉长钉

【解说】每一次水下作业,必须下潜到海底。钉螺丝、绑扎带等这些在陆地上很简单的事,在海水的压力和浮力作用下,都变得非常困难。几次潜水作业下来,黄晖脸色苍白,多次呕吐。

【采访】黄晖:今天在水下吐的,昨天在水上吐了。我形容我自己过的什么样的生活,我说我用了一个词,叫什么,颠沛流离。

【字幕】黄晖团队培育的珊瑚苗圃

【解说】这是黄晖和同事们精心培育的珊瑚“苗圃”。珊瑚是一种腔肠动物,我们看到的五彩珊瑚,其实是由成千上万只珊瑚虫分泌出的美丽外壳。这些比米粒还小的珊瑚虫,就是黄辉倾注了无数心血的“珊瑚宝宝”。

【采访】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 研究员 黄晖:它(珊瑚)这个存活率(受环境)干扰太大了,存活率很低,可能一百万个只能活一两个。

【解说】常年悉心照顾这些“珊瑚宝宝”,同事们给黄晖起了个外号,叫“珊瑚妈妈”。要提高这些小生命的存活率,首先得摸清它们的生活和繁殖规律。黄晖常常不分昼夜地连续潜水,在珊瑚旁一蹲就是几个小时。

【采访】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员 黄晖:你们要喜欢做这件工作,你要热爱大自然,要热爱这项工作,你就不会觉得很苦。

【解说】10年来,黄晖团队针对不同珊瑚礁类型摸索不同的修复技术,已经在南海海床种植了20多万平方米的珊瑚,并成功申请专利20多项。

常年与家人聚少离多,经商的丈夫也曾劝她回家做个全职太太,但黄晖拒绝了。

【采访】黄晖的丈夫 郑军:(她)很严肃地跟我说,她说我这一辈子,我只热爱这一件事。你如果让我放弃了它,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快乐。

【现场】再次出海

【解说】短暂的休整后,带着对家人的不舍,黄晖又一次带领团队出海了。

【采访】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员 黄晖:恢复、保护、修复珊瑚礁是一个系统的(工程),那我们要做好的就是别人不想做和别人做不了的事情。我希望我在退休前,能够修复好相当大的一片海域,(让海洋)生物资源恢复的特别好。这是我的一个愿景。

【字幕】20196月,黄晖被授予“中国海洋人物”称号。

责任编辑:dslm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