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陈俊武——不懈奋斗的“90后”20191108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5日 17:26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陈俊武——不懈奋斗的“90后”20191108

时长:00:09:54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现代生活中,当飞机、轮船活跃在蓝天碧海,万千汽车飞驰在高速路上,你可曾想过,我们每天使用的汽油、柴油是怎么生产出来的?据统计,中国70%的汽油和30%的柴油都是用一种叫催化裂化的工艺得到的。这项技术的发明人,就是我国著名炼油工程技术专家、煤化工技术专家、催化裂化工程技术的奠基人——陈俊武。

【解说】虽然已经92岁高龄,陈俊武依然坚持每天打卡上班。新中国成立70周年,对陈俊武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这也是他为祖国石油化工事业奋斗的第70个年头。

(转场)1949年,在那个举国欢腾的10月,22岁的陈俊武,辗转8000多公里,来到辽宁抚顺,成为一家人造石油厂的技术员。刚刚从北京大学应用化学系毕业的陈俊武本可以选择更优越的工作,为什么执意来到这里?这还要从他大二那年,首次参观这个日本人留下的工厂说起。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 陈俊武:日本人叫它石炭液化厂。(当年)日本人干的技术还是比较新的,好多技术咱们国内都没有。

【解说】抗战时期,日本人曾凭借先进的石油炼化技术为其全面侵华提供了强大的能源支持。现实让陈俊武感受到极大的冲击,也埋下了他石油报国的决心。

【现场】王进喜:(缺油)这个问题必须甩掉,有条件要上......

【解说】1960年,大庆油田投入开发,我国石油工业由人造石油转向天然石油。陈俊武开始潜心研究天然油炼制工艺,但以当时的技术,天然原油通过加热蒸馏只能得到10%的汽油和20%的柴油,剩下的重油和渣油只能沦为烧火取暖的燃料。一些西方国家通过一种叫“催化裂化”的技术,能够使70%以上的重油变成汽油、柴油。祖国的需要就是命令,陈俊武和同事们开始攻关中国人自己的催化裂化技术。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 陈俊武:我就常驻在抚顺的工厂里头,我就常住在它的招待所,有时候两三个礼拜不回家。

【解说】整整四年,陈俊武和同事凭借几把老算尺计算出了海量数据,绘制了一千多张设计图。图纸上每一个参数都要他亲自把关,每一个细节他都深入现场核对。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 陈俊武:有时要爬得很高,有时要装水银的仪表。你就得科技人员临时在那儿去现场服务。

【解说】在陈俊武的推动下,196555日,我国自主研发、自行设计施工的流化催化裂化装置一次投产成功。中国人用自己的技术,基本结束了我国汽油、柴油严重依赖进口的被动局面,带动我国炼油技术一举跨越20年。

【解说】1969年底,三线建设大潮中,石油工业部抚顺设计院搬到豫西山区。在这个条件简陋的山沟里,陈俊武时刻关心国家日益增长的汽油、柴油需要。一个大胆的想法产生了。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 陈俊武:催化炼化搞得时间很长,所以我那时候就说,搞一个新的催化裂化,叫同轴式催化裂化。

【解说】同轴式催化裂化装置,能以更低的造价带来更高的生产效能,但这项技术的工艺极其复杂,而且有一定的风险。这在当年的行业内部,产生了很大争议。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原副主任工程师 王正刚:那发生爆炸谁去负责任?那怎么办?主要是争论在这边。

【解说】陈俊武是一个性格随和的人。然而这一次,他拿出实验数据据理力争,从兰州到北京,一直争论到原石油部召开的论证会上。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 陈俊武:这个数据我是相信,同时还有好多人都参加,我说的不对,他们可以指出来。结果都说我说的这个是可行的。

【解说】又是几年的艰苦探索,1982年秋,兰州炼油厂同轴催化裂化装置顺利建成投产,当年就创利4000多万元。这项设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使我国炼油水平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那一年,陈俊武55岁。已经功成名就的他,此时开始关注石化行业的技术人才困局。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 陈俊武:我们要做的是,别人拿着接力棒继续干。后来人来接替我,这是我的想法。

【解说】在陈俊武的积极推动下,一个石油催化裂化高级研修班开班了。

【采访】中国石化安庆石化公司副总经理 宫超:(陈俊武)挂在口头的一句话就是“国家需要”。他认为什么呢?就是在这个阶段,中国需要一批高素质的催化裂化的工程人员。他有这个必要来为国家培养人,他不能够允许自己培养出一个半成品,就交给国家、交给社会。

【解说】陈俊武根据学员所在单位的性质,为每个人量身定制了专属任务,大家管这个任务叫“大作业”。每项作业都需要半年以上时间的完成,300多页的文字材料,陈俊武都要逐字逐行进行批改。

【采访】中国石化安庆石化公司副总经理 宫超:这里面大多数是表格,基础数据。你要想把这个表格的数据搞明白,你肯定要一个个地去算一次。也就意味着他如果说出我的错误,他一定是认真演算了一遍的。那这个工作量,相当于把我的作业又做了一次。我们一共有27个人,每个人的作业都有这么多,那得多么巨大的一个工作量。

【解说】高研班一共举办了3期,前后经历了10年时间。陈俊武以此培养出了50多名石化行业技术带头人。当年的“大作业”研发出的新技术项目,至今还有20多个在运转,每年创收几十亿元。

【解说】晚年的陈俊武桃李满天下,本可颐养天年,但他依然关心国家的能源安全。世纪之交的几年,国际原油价格突破每桶100美元的高位。而此时,我国石油进口依存度接近50%,即将触碰国际公认的战略安全警戒线。

【解说】烯烃是现代工业生产常用的化工原料,从家具、服装到汽车、航天都离不开它。长期以来,烯烃只能从石油中获取。为摆脱国家对石油的过度依赖,陈俊武下决心研究,用煤炭取代石油获得烯烃。古稀之年的他开始了再一次艰难跋涉。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 陈俊武:中国非得走这条路。不走这条路就没有烯烃,没有烯烃就得买,买烯烃就是越来越贵。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 陈香生:这就是一把刀架在你中国的国家的脑袋顶上!(国外公司)专利费1亿美元,催化剂50万块钱一吨。

【解说】当时,国内外煤基甲醇制烯烃技术都处于实验室阶段,谁先建造出合理的工业装置,谁就掌握了未来市场的主导权。77岁的陈俊武,主动担任试验装置的技术指导和牵头人,决心用中国方案,完成装置建设。

【解说】有一年,春节刚过,试验现场突发技术故障,被迫停车了!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 陈香生:催化器堵,一堵就跑(冒)。一跑跑几吨,一吨20万,停了。

【解说】陈俊武第一时间赶往现场。面对浓烟滚滚的试验装置,他二话不说,穿上防护服,爬上了60米高的作业平台。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采购部主任 杨杰:60米相当于是20层楼高,82岁高龄。当时我才40来岁,我要爬上去那气喘吁吁。

【解说】此后,年逾八旬的陈俊武奔波在陕西、辽宁、内蒙古等地,总行程超过2万公里。201088日,煤基甲醇制烯烃装置一次性投产成功,为这次国际较量提供了一份完美的中国方案。

【采访】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 陈俊武:我这个人啊,以创新为我的使命。不断地登攀,你给国家创造了效益,觉得是一个很高兴的事。

【解说】不忘初心七十载,以身许国绘“金花”。如今,92岁的陈俊武依然在为国家的能源事业奔波,他戏称自己是名90”。眼下,他正带领团队攻关国家能源替代碳减排方案。陈俊武说,在这短暂的“人世间”,要做个有意义的“世间人”。

【字幕】20199月,陈俊武荣获“最美奋斗者”荣誉称号。2019107日,陈俊武被授予“时代楷模”称号。

责任编辑:dslm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