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1

莫高精神——择一事终一生20200703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6日 16:29 |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 字号 ] [打印] [ 举报/纠错 ]

 

莫高精神——择一事 终一生20200703

时长:00:07:35   来源:共产党员电视栏目

 

【主持人】2019819,习近平总书记在敦煌研究院考察时发表重要讲话,充分肯定敦煌文化保护研究工作,高度评价莫高窟守护人的艰辛付出和工作成效。总书记指出,敦煌文物保护和敦煌学研究博大精深,需要毕生精力才能见成效、出成果。70余年来,一代代敦煌人坚守大漠、薪火相传,践行着保护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使命。

【字幕】甘肃敦煌莫高窟

【解说】莫高窟,意为开凿于沙漠高处的石窟,也称“千佛洞”。历经千年的营造,这里成为世界佛教艺术殿堂。1900年,莫高窟藏经洞在一个极不合适的时宜重见天日,劫掠、偷盗随之而来,千年文物惨遭流失。“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一度成为国人的悲哀。敦煌命运的转折,始于敦煌研究院第一任院长常书鸿的一次偶遇。

【采访】常书鸿的女儿常沙娜:巴黎的塞纳河边老有个书摊,他翻书,后来发现了伯希和的《敦煌石窟图录》。看了他特别惊讶,他说我们中国人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一个中国的宝藏?

【解说】常书鸿感慨说,“面对祖国如此悠久灿烂的文化历史,自责自己数典忘祖,真是惭愧至极”。

1936年,常书鸿放弃优越的生活条件和工作环境,毅然回到祖国。8年后,他带着全家辗转来到敦煌。1944年国立敦煌艺术研究所成立,1950年改组为敦煌文物研究所。莫高窟近500年没有专人管理的历史终结了,一批又一批热爱敦煌艺术的青年们追随而来,走进这风沙呼啸、荒凉寂寞的大漠,投入到敦煌文化的保护研究中。

【采访】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所原所长李云鹤:确实是生活比较艰苦,住的是马圈,冬天没有炉子,烤火就是靠那个木柴,炕热不到明天就灭了。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脸上哈水结的霜,鼻子嘴上眼泪都有的。

【解说】李云鹤,今年87岁,是现在敦煌研究院里工作年限最久的一位。至今,他还清晰地记得初到敦煌时,常书鸿对他说的话。

【采访】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所原所长李云鹤:他(常书鸿)说小李我给你安排个工作,叫你治理壁画和塑像的病害去。我一家伙懵了,你叫我保护,我给你看好门还可以,你叫我治理这个病害,我说我不会啊。当时(常书鸿)所长他就说,我知道你不会,咱们国家也没人会。所以所长说,你就死马当活马医,咱把这个病治一治。

【解说】凭着一股韧劲,李云鹤愣是从零开始,慢慢摸索着经验。靠着自己组合发明出的小滴管、注射器、纱布包,李云鹤让莫高窟里那些被病害侵蚀的壁画、塑像起死回生。

【字幕】国内近4000平米壁画,500多尊彩塑,在他的妙手之下,重现荣光。

【解说】敦煌之盛大,不只因其艺术境界的壮观,更在于莫高窟人的坚守与创新,为这个时代树立了难能可贵的精神坐标。

【解说】樊锦诗,敦煌研究院继常书鸿、段文杰之后的第三任院长。上世纪80年代,为了建立敦煌的科学档案,她大量翻阅当年外国考古学家拍摄的历史照片,这一翻,让樊锦诗有了重大发现。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70年前,法国伯希和拍的敦煌石窟,这个壁画怎么跟我们这个同样的洞窟的现状就不一样?怎们不一样了呢?模糊了、少了。

【解说】伴随着新世纪的到来和西部大开发旅游大发展的热潮,莫高窟的游客数量呈现急剧增长态势。

【解说】敦煌作为世界独一无二的遗产应该展示给公众,可是这些洞窟还经得起过多的参观吗?

 一次偶然的机会,樊锦诗接触到电脑。这个新鲜的技术手段仿佛给她打开了一扇窗。2003年,她向国家申请建立敦煌数字中心,开始与国内外研究机构和科技企业合作,探索用数字技术实现敦煌影像的科学建档。历时十余年的努力,20164月,“数字敦煌”网站上线,30个经典洞窟、4400多平方米壁画的高清数字化内容向全球发布。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这个数字化好啊。它能原汁原味地保存,这才叫保存好。

【解说】这群敦煌守护者,还有一个名字,叫“打不走的莫高窟人”,因为无论时空变迁,他们心心念念的依然是那两个字——“敦煌”。

【采访】常书鸿的女儿常沙娜:(父亲)到最后都要走了,都要去世了,他说,我死也要死在敦煌,还要回敦煌。敦煌对他来说,是他真正的精神上的生命。

【采访】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如果真有来生的话,还叫我再选择。我仍然再选择敦煌,再选择莫高窟,我愿意再为它服务一次。

【字幕】1989年出生的李晓洋,从2011年起加入壁画修复师的行列,成为全家12口人中第6位从事文物保护工作的成员。

【采访】李云鹤的孙子 敦煌研究院壁画修复师 李晓洋:爷爷(李云鹤)对他自己工作那种敬业的精神,活生生就在我眼前。我觉得这种能量是让我后来踏踏实实选择去做这一行。我就希望我以后到他(李云鹤)今天这个岁数,我回头再去看我所工作的东西,能跟他一样踏实,能跟他一样欣慰,去讲给我的子孙后代。

【解说】一辈子很短,只干了一件事;一辈子又很长,一件事干了一辈子。正像习近平总书记说的,70年来,一代又一代的敦煌人秉承“坚守大漠、甘于奉献、勇于担当、开拓进取”的莫高精神,择一事、终一生。

76年倏忽而逝,“敦煌学在国外”的历史一去不复返,敦煌研究院也从初建时的18人发展到如今的上千人,代代接力,赓续着“做新时代中华文化继承者、创新者、传播者”的使命。

【字幕】2020117日,甘肃省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利用群体被授予“时代楷模”称号。

责任编辑:dslm
热播节目
精彩推荐